全息玫瑰碎片

盗墓系漫游指南04

中秋快乐🌙


*黎簇睡熟过去前一秒似乎感到有人往他身上披了一件衣服。

 


一片柔软的温暖中,黎簇的意识缓缓回笼,睁眼却发觉自己正枕在一个人的膝上,当即一惊差点要跳起身来。

他快速打量了四周改天换日的环境,压制住自己的冲动缓缓起身,一脸戒备地盯着方才被自己枕着的人。

那人一副古时衣着,撑头假寐,这时感到异动也缓缓睁开眼睛,却不期然对上黎簇的面孔,两人具是一惊。

 

“……飞流?”

 

黎纲和甄平闻讯赶来也是打量了黎簇半日。

二人护梅长苏心切,唯恐黎簇一事是要加害梅长苏的阴谋,提议将黎簇审上一审。

梅长苏却摆手制止了他,很是温和的去看黎簇的眼睛:“好孩子,你叫什么名字。”

“……黎簇。”从小到大黎簇都很少被这般对待过,有些不自在地回避了梅长苏的注视,顿了几秒才回答。

 

黎簇探查过四周环境后发觉找不到任何做旧痕迹,完全符合当时年代的建筑风格和服饰形制,万般考虑后也只能暂时判断为幻境。

既来之则安之,看样子这群人对自己并无敌意,必要时候以自己的功夫制住那个病秧子逃命也不成问题。黎簇略微眯了眯眼睛,掩住一点狼崽子般的锐利。

毕竟还要救苏万,这条命暂时不能折在这里,还是谨慎些好。

想通之后,秉承着中国人传统哲学“来都来了”,黎簇倒是十分自在的呆在了苏宅。

 

梅长苏则下令江左盟不遗余力搜查飞流下落,蔺晨及其他知晓此事的人也纷纷四处奔走打探消息。

过了三日依旧杳无音信,梅长苏心中担忧万分,却不肯在黎簇面前显露出来怕他多心。

梅长苏暗暗思索,这孩子的来历蹊跷得很,衣着打扮从未见过,口音习惯也如何都不像本地人。哪怕不看在小飞流的份上,也万万不能把这无亲无故无依无靠的孩子扔在外面不管,暂且养在苏宅方是正道。

话虽如此,黎簇在苏宅并未和梅长苏多有接触,出于近日事务繁忙,也出于一些不可放下的防人之心。

 

直到中秋那日。

 

早些时候为避开黎簇这身不伦不类的衣服被人发觉的麻烦,苏宅已经给黎簇送来了常服,只是赶工的活又没亲手量过难免不太合身。梅长苏近日又忙的没来得及交代几句,下人更是不知道怎么拿捏与黎簇相处的分寸,也只是供应日常吃穿而已。


这日黎簇正百无聊赖窝在房中盯着天花板发呆,突然听到叩门声,下意识一个激灵坐起身来。很快又意识到自己的过度反应,稳了稳心神道:“请进。”

黎簇看到梅长苏的确有几分讶异,不过还是照着前些天被教的老老实实称呼:“先生。”

梅长苏笑道:“我差人给你做了几套衣裳,裁缝还在前厅等着,你且试试合不合身,也好拿去修改。”

黎簇明白自己这副打扮被人看见的确会造成不必要的麻烦,道了谢便也没多推辞。

看着眼前冷着脸换衣服的黎簇,梅长苏想起数月前飞流问自己哪身衣服好看的情形,一时有些恍惚。

梅长苏将将收起低落的心神,却看到眼前同样令人心惊的场景。

“你背上的伤……是怎么回事?”

 

黎簇早已习惯了背上的七指图,此时被猛的提起竟是一愣,但也只是笑了笑:“陈年旧事,先生不必在意。”

看黎簇明显敷衍的态度,梅长苏也没再多问。自己原本并不是这般多嘴多舌的人,只是对着同样的面孔时那些习惯性的过分关切,总归是不能放下。

梅长苏轻声交代道:“甄平,你请晏大夫来帮黎簇看看身体。”

“属下明白。”

 

“今日中秋,吉婶做了一桌好菜,晚上过来一起尝尝吧。”梅长苏看着甄平出了门,转头对黎簇说道。

黎簇不想扫兴,但更不想因为自己一个外人惹得整个苏宅不能好好享受一个团圆的日子,刚想开口推辞,却被梅长苏察觉了用意:“不知道你家乡那边有没有这种风俗,只是中秋在这里是团圆的日子,没有让你一个人过的道理。”

 

对于家族聚会式的场景,黎簇是实打实的没经验。

从小爹妈不吵架就要烧香拜佛,别奢求团团圆圆过节。稍大一点爹妈离婚后自己跟了黎一鸣,连吵架声都没得听,日日都是一个醉醺醺的父亲,不挨打就是万幸。十七岁被吴邪拐去沙漠,再后来,家里连人声也没了。

苏万有时放心不下来找他,黎簇10%的感激总是被20%过强自尊下的不想被同情战胜。

剩下70%,似乎都是空白。

这么看来,人生真是永远都想不到哪里才是最低谷啊。

思及此,黎簇有些讽刺的咬着牙笑了笑。

 

跳动的烛火

饭菜的香气

笑闹的人声

黎簇伫立在门口,无论如何也不敢进入另一个世界,恨不得当下就缩成小小一团,谁也不要找到自己。

这样想着,面前的门却被打开,烛光耀了他满眼。

黎簇感到有人握住了他的手。

是暖的。

 

梅长苏把黎簇带到自己身旁坐下,笑道尝尝吉婶的手艺,又假模假式的警告几人不许欺负黎簇。

几位长辈看黎簇长相讨喜,再加上和飞流如此相似,不禁又是夹菜又是夸奖,黎簇有些招架不住,心头却有十分暖意。

 

一片喧闹中,梅长苏抬头看着窗外隐约的圆月。

飞流,你现在在哪里呢?

七夕短打兼迟到生贺

Warning:费渡✖️陶然 非官配预警

冷圈专属一鱼两吃

只要我没睡七夕就没过去(


“猜的,有一次别人借用他办公电脑,他报的密码就是这个,”费渡漫不经心地说,“肖海洋是个使命感很强、执念也很强的人,通常会用某个有特殊意义的数字做密码,而且一般就一套——像陶然就比较简单,他的密码,我猜基本就是生日、姓名或者电话号码之类的组合;小乔工作归工作,玩归玩,公私分得很开,所以工作电脑密码和私人密码肯定不是一套,我估计她办公电脑和工作账号的密码是办公室门牌号或者警号,也可能是二者的组合。”


费渡余光瞥到身边的郎乔有点微妙的表情:“怎么?我猜错了?”

郎乔先是点头,大眼睛一转紧接着又摇头:“是猜错了,但不是我的。是陶副的。”


“你知道陶然的密码?”费渡暗暗咬了一下后槽牙,面上却还是笑得招人。

郎乔回忆道:“上周我借陶副手机誊案例来着,密码直接就告诉我了。”

“这样啊……”费渡低着头,尾音很轻。

“陶副的密码呢,说简单是真的很简单,但是原理倒也真不是你的想的那些”,郎乔很潇洒把手机拍到费渡面前,“帅哥,不如你试试破解一下。”

费渡伸手轻轻覆在手机上,“得问下陶然。”

“陶副手机没什么隐私的,何况我们也不看手机的内容。他连我都能告诉,你怎么可能不能看啊?”郎乔大眼睛聚光灯似的盯着费渡。

费渡像是被后一句取悦到了,轻微的挑了下眉,没再拒绝。


不期然看到错误次数过多请稍后尝试的页面,费渡少有的产生些挫败感,原来自己也没有那么了解陶然吗……

郎乔于心不忍及时出手:“好啦我揭晓答……欸怎么不对呢?陶副明明跟我说是日期啊!”

费渡脑海中闪过一丝不敢置信的念头,顿了几秒才发问:“你上次问他是什么时候?”

“上周末吧……”郎乔想了想,确信道,“对,上周末”

费渡重新拿回手机,输入“0731”

密码正确


“聚这儿干什么呢?”门口传来陶然的声音,费渡手一滑差点把手机摔地上。

“没什么,”费渡看郎乔要开口,马上截断了她的话头:“小乔,今天七夕我给大家点了甜品。能不能麻烦你出去帮外卖开下门,警局他们进不来。”

郎乔有点莫名其妙,但还是应了一声,念叨着“大晚上吃甜品罪过啊罪过”出了门。


等人散了费渡才开口:“你是去哪儿了?怎么累成这样?”

“没,就正常工作,不累。”陶然还是一贯的态度。

费渡蹙眉,不由分说拿出纸巾:“这都满是汗了……”话说了一半突然急刹车住。

想起刚才的事情,费渡脸上突然烧得很,半句“看的人好心疼”此时此刻是如何也不好意思吐出来了。


费渡疑心陶然会听到自己过于剧烈的心跳声,靠近他时几乎不敢呼吸。

但陶然只是很寻常的看他:“走吧”

费渡慢了半拍才反应过来,按捺不住笑意,连忙追上去:

今天你想开车还是坐车?”


暗涌 03

Warning:非官配 费渡✖️陶然


“手怎么这么冰……”

陶然把费渡扶到沙发上,忍不住叹气,起身去倒了杯热水。

过了半分钟费渡才给出一点细微的回应,有点抖地握住水杯的把手。

陶然实在放心不下,止住去拿衣服的步子,探身从沙发扶手上拎过来一张旧毛毯,抖了抖披到费渡身上,借着披毛毯的姿势给他喂水。

费渡就着陶然的手喝了几口热水,整个人被温暖的包裹住,感觉僵掉的身子在一点点回暖,终于有了点思考的余力。

可他现在还不想动。


他不知道如何向陶然解释,不知道自己记忆里模糊的空缺是否与今天的失控有关,更不知道如何瞒过费承宇有关陶然和自己的真正交集。

费渡忍不住打了个寒战,陶然放下水杯凑近去看他:“呛到了?”

费渡默不作声地摇摇头。

“费渡……”,陶然斟酌着询问的语气,不知道如何能把句子里残忍的浓度降到最低。

费渡转过头来看他。

小动物一样。


陶然突然什么也问不出了。


他要如何忍心去询问费渡的失控是否和至亲离世有关。

他要如何忍心在费渡生日的当天提及他已经近乎孤儿的事实。


两个人安静的对视了几秒,陶然突然笑了一下:“你穿这身衣服真好看。”

费渡大脑慢了半拍,一时没能做出反应,但还是明了这并非陶然的本意。

他一时无法判断自己此刻感到松一口气的拖延心理是否是合理的。


陶然率先起身,拍拍费渡的膝盖:“走,去睡觉。”


费渡有点愣地还是坐在沙发上看他。


陶然等了两秒,重又盯住费渡,声音很轻:“好吗?”

看费渡点头,陶然却又换了更急切些的语气:“说话,费渡。”

费渡莫名有些紧张,开口时甚至没能发出声音,第二遍才完整地答了一个“好”字。



费渡太疲倦了,但又不敢彻底睡过去。

他的眼睛追着陶然走,却是一句话也不肯多说。

睡梦中的呓语会暴露什么吗?

如果陶然知道了这些,费承宇会怎么做?

费承宇会允许自己被陶然变成人吗?

陶然……陶然只是一个普通人,他该怎么办啊?


陶然有些神色复杂的看着窗外,他不知道今时今日不谈论这件事情是否是对的,揭开伤疤和暂时无视,哪个会对费渡伤害更小?


半梦半醒的挣扎之际,费渡感受到一只温暖的手抚了抚他的头发。

于是他终于睡过去。



陶然定定看了一会费渡的睡颜,才意识到事发突然下自己甚至疏忽到了忘记让费渡换衣服。

陶然动作幅度尽量小的去解开费渡衬衫领口的扣子,小心查看chocker是否有在颈部留下伤痕。他并不认为是生理因素导致的费渡情绪失控,但几乎成为警察职业病的基础检查却是不可或缺的。

不出意外。

并没有任何皮外伤。


陶然默默地握着取下来的chocker,金属的质地力道很大地硌着他的手。

电光火石的一瞬,一些未曾被重视的零散细节,在陶然脑海中逐渐串联成触目惊心的线索。

Classical Family

*假如梦华录续集是情景喜剧


赵盼儿✖️顾千帆

永安楼掌柜赵娘子✖️皇城司活阎罗顾司尊


大婚当日,顾千帆故技重施抱起赵盼儿

妻之小狗眼神中闪烁着幸福的光芒

“盼儿,你知道什么是亲亲永安情吗”

?(大婚之日你跟我说这)

“盼儿,我梦见小时候的你……”

赵盼儿心思早已不在顾千帆的话语上

心中只余一个想法

顾千帆你是真的不行

不过没关系

你不行我行


大概率某集会有龙过客串

一些上错花轿嫁错郎

关于顾千帆试图亲近娘子被暴打这件事


赵盼儿✖️孙三娘

陪伴是最长情的告白


大女儿宋引章 

亲生闺女

但是不要问我盼儿生还是三娘生

首席琵琶乐手 吃皇粮的

被家长保护的很好的天才少女

十指不沾阳春水

很长时间一直都是三口之家共患难

但奈何每个家庭都要面临一些二胎问题

以及孩子长大后的青春期叛逆

有离家出走小波折的玫瑰花

在遇到两个渣男后长大了

女儿略微叛逆娇纵但是很黏娘亲


大女儿感情目前成谜

除了两个不重要且死了的前男友

还有一个白月光好好姐

和似乎对琵琶精意图不轨的东京大傻瓜

赵盼儿&孙三娘连夜发帖:

女儿太受欢迎了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btw白月光姐姐还是大傻瓜的前任


小女儿葛招娣(收养的)

古灵精怪会办事

但是从小没有感知过太多善意

有时与人相处交谈把握不好分寸

盼儿三娘又是巧夺抚养权

又是温言软语真心相待

成功把小女儿养得开心好多


小女儿CP很明确

智联招聘是也

另一半陈廉是顾千帆手下

人品靠得住

这次盼儿三娘不用发帖了


孙三娘✖️杜长风

力大如牛美厨娘✖️近视如熊呆进士

力量和性格的绝对压制


花心大萝卜

东京大傻瓜

致力于挖墙脚的池衙内

如今的心又在何处


张好好在永安楼与大家重逢

竟是独自一人

引章狂喜(

人又是否会再次踏入同一条河

宋引章:好好姐怎么会看上你?

池衙内:不是?谁说要跟你争了?


庭院深深深几许

竟有如斯真情


高慧小娘子

会否成为盼儿后宫一员呢


最后也不要忘记我们的Mr.Brown

被指到的人请说一句梦华录大放异彩!




蛇沼·滚在一起

Warning:张起灵×陈文锦


抱在一起滚下去真是又甜又🌿

小张下意识好关心文锦

先是放开身手很好的文锦怕她窒息

再是担心她淹死一个猛子扎下去找


文锦突然叫了一句,我没听清楚她叫的是什么,她忽然转身几下就爬上巨石,她的动作极其轻巧,显然是练过功夫的,竟然没有一丝的迟缓。 

  

我们之中只有闷油瓶能跟上去,他立即翻了过去,从后面抓住了文锦。文锦一挣扎,两个人滚在一起滚到了巨石的后面,就听一声水声,好像摔进了水里。 

  

我和胖子追过去,见那巨石之后就是之前看到的那种水潭,底下是这神庙的低洼部分,深不见底,下面有回廊和甬道通到废墟的内部。闷油瓶摔下去之后,不得不放手,以免窒息文锦,他浮上水面,我心说这一次肯定抓着了,和胖子两个人在岸上一人把了一块,如果她爬上来,马上把她按住。 

  

然而,三个人,两个在岸上,一个在水里,等到水面上的水波平下来,文锦也没有上来。 

  

等了几秒我心说糟糕了,难道她不会游泳沉下去了?这不是给我们害死了。闷油瓶立即一个猛子扎了下去,潜入水中去找。 

  

水里气泡不断,他翻了半分钟才浮了上来,对我们道:“这下面通到其他地方,她钻进去了!”


——《蛇沼鬼城 下 第三夜 暗战》


小张演技大下降

太担心文锦了

关心则乱


这是什么东西?我忽然感觉我在什么地方看到过这种黑色的烟雾,是在哪儿呢?我想着心里隐约感觉不安,有一种极端不吉利的感觉冒了出来。 

  

我忽地想起闷油瓶,心里直问候他的祖宗,要是刚才听我的,现在就不至于那么狼狈。自己怎么就不坚持一下,要是死在这里不知道找谁去喊冤。 

  

可能是之前我实在太信任他了,可是他最近做的决定都有些失常,心里顿时想抽自己一个嘴巴。


——《蛇沼鬼城 下 第三夜 沼泽怪影》



第一次爱的人

*何况我早说了,我没想从你这追求什么结果,不管怎样,你都是我哥。


费渡第一人称预警

费陶预警

ooc预警


翻阅文学作品里的爱情时

总能看到一个亘古不变的桥段

有关爱而不得的痛苦


小时候不明白什么叫“爱”遑论“不得”

遇见你之后却也并没有过这等感受


书中人物因爱意得不到回应而失态的样子

让我至今也十分困惑

或许正如我对自己“同理心差”的评价

我从未体会过爱而不得的痛苦

想到你时十之八九都是雀跃


整整七年

你这样疼我

怎么能让我不心存幻想


如你所见

一次次明晃晃的追求和表白

我不是没动过把你抓牢的念头


你当我闹着玩也好

当我没长大也罢

我有事没事总缠着你

不为别的

只是因为我愿意


认识你之后我才明白

原来真正的爱会让人幸福

而不是带来伤害


还记得那间有着会叹气的水壶的出租屋吗

在那里你只租住了很短一段时间

但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过春节


虽然是破旧的老房子

也还是能看到高楼间隙的烟花

你把我拉到窗前

还特意为我找好最佳观景位置

我那时实在不明白有什么好看

却也不忍心扫了你的兴


你现在还不知道吧

其实我一直在看玻璃窗上你的倒影


烟花绽放的时候

你抱住我说新年快乐

那一刻我突然明白了春节的意义


你去相亲时那种不知如何跟我解释的纠结

现在想来也是十分可爱

你还是和七年前一样的笨嘴拙舌

我又怎么舍得让你为难


我并没有沉溺于遗憾中不可自拔

相反哥你也能看到我一直在往前走

只是七年实在太久

有些关于你的习惯还没来得及改掉

你再等等我


陶然

参与了你七年的人生

我真的感觉我已经赚到了

没什么好遗憾的

重来一遍也不后悔喜欢了你


赵雅芝很漂亮

真心的


END

从别后 忆相逢

几回魂梦与君同

今宵剩把银釭照 犹恐相逢是梦中

季棠棠说:“这里是一万块钱,你教我半年,我只学真功夫,不学那些糊弄人的花花架子,半年之后,我要是能撂倒两三个壮实的男人,我再给你加一万。” 

那个教练沉默了一下,搁下筷子朝后倚坐在靠背椅里,居高临下地打量着她,问了句:“你是做什么的?” 

问话的时候,嘴唇抿起来,眼睛里精光四射,与刚刚看到的发福男人松垮的形象不可同日而语。 

季棠棠觉得自己是找对人了:“我只交钱学东西,你只收钱教东西,都不给对方惹麻烦,多教少问,钱我可以再加点。” 

那个教练把那沓子钱拿过来,翻牌一样哗啦啦翻了遍,又看她:“你站起来让我看看。” 

季棠棠站起来,那个教练示意她转身,又侧面,像是在挑模特,末了说:“你这种身板,硬气功肯定不行,武术半年的话连基本功都扎不下,想撂倒两三个男的……你学军警格斗吧。”


”格斗没别的,就一个字,狠,不管打不打得过,一上来气势就要把敌人压下去,要让他怂让他怕,还不错,两个月把你的狠劲给打出来了,现在至少能撂倒一个男人了。”

蛇沼·十分钟

Warning:张起灵×陈文锦


欲擒故纵影帝张

不过理由靠谱点好吗

“我的感觉”哈哈哈哈哈哈哈

难道要夸夸你和文锦心有灵犀不点也通吗


胖子伸了个懒腰,道:“这事儿基本上就这样了,也别琢磨了,咱们再想想明天怎么办?小哥你刚才说你有办法能找到入口,那又是怎么回事?” 

  

闷油瓶看了看他,道:“这个办法很难成功,不提也罢。” 

  

胖子立即道:“别,千万别,你先说来听听,我可不想就这么回去。” 

  

闷油瓶沉默了片刻,看了看我们:“我们去找文锦。” 

  

我和胖子都愣了,随即我就苦笑,一边笑一边摇头。确实,这个办法很难成功,我们到达这个营地已经是十分困难的事情,况且这里目标巨大,还有信号烟指引方向,文锦只有一个人,而且还能逃跑,在这么大的树海中寻找一个人,无异于大海捞针。 

  

胖子本来满怀希望,这时候也退缩了起来,道:“你还不如说去抓他三叔,难度几乎一样。而且,说不定文锦还不知道那入口呢,小吴找到的那本笔记上不是说她没进入这里就回去了嘛。” 

  

闷油瓶往篝火里丢了几根柴,道:“不会,她一定知道。” 

  

“为什么?” 

  

“我的感觉。”闷油瓶淡淡道。 

 

胖子看了看我耸耸肩,就没辙了,叹了口气:“感觉,我的感觉就是这一次肯定白跑了。”说完喝了一口水,一脸郁闷地摇头。


——《蛇沼鬼城 下 第二夜:它》


“与其说文锦发现里面有它的人,不如说她只信任张起灵”


我郁闷道:“你们说,为什么她在峡谷口看到我们的时候,要跑呢?托定主卓玛传口信给我们的不是她吗?她当时在那里出现,应该是在等我们,为什么没有和我们会合?难道她真的神志失常了?” 

  

闷油瓶缓缓地摇头,说神志失常的判断是我们在看到她满身泥污的时候下的,现在知道她满身泥污是有原因的,那么显然文锦在当时看到我们的时候是极度冷静的。她逃跑是根据形式判断的结果。


——《蛇沼鬼城 下 第二夜:它》


那是文锦


张起灵如此偏心的注意力分配


忽然看到闷油瓶抬起了头,皱起了眉头,看向我。 

  

闷油瓶从刚才开始就没有在听我们说话,我以为他还在想浮雕的事情,对他道:“别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等一下我们再去仔细看看浮雕,找找其他线索,现在你就安心休息吧。” 

  

我话还没说完,他就突然道:“你看到了一个黑影在翻背包?” 

  

我给他吓了一跳,点头道:“很模糊,没看清楚,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但肯定不是你们两个。” 

  

闷油瓶忽然站了起来,对我道:“那是文锦。”


——《蛇沼鬼城 下 第三夜 蛇母》


抓文锦


“啊?为什么?”我反应不过来。 

  

他没回答我,想了一下,忽然对我道:“跟我来!”说着立即就往外跑。 

  

我本想到起雾的时候再抹,因为裹着淤泥实在不舒服,心中不爽,问他干吗,他道:“抓文锦。” 

  

“抓文锦?” 

  

“她在找食物,她的食物耗尽了,所以她今天晚上必定还会来,我们要设一个埋伏。” 


还说什么三个人去概率大

起灵不过是要给文锦跑掉找个背锅侠罢辽


吴小狗:对没错我就是那个被张起灵糊了一脸泥又被张起灵凶还要给文锦背锅的人

张起灵,我不是人,但你是真的狗

(参见后文吴邪问候张起灵祖宗)


张起灵提着香气四溢一锅汤去喂饱文锦喵

好可爱


闷油瓶让胖子再烧半锅汤,做成是没吃完的汤底的样子。胖子立即动手,让炉灶烧得更旺,很快,又一锅杂烩火锅烧成了,香气四溢。

  

全部搞完,闷油瓶提起锅,让我们两个跟上,我问:“潘子怎么办?”他道:“雾没起来之前我们就会回来,三个人去,抓到的概率大一点。” 

  

三个人一路走到原来的帐篷处,闷油瓶就把那锅杂烩放到昨天我们的篝火处。 

  

此时天色还早,我们三个找了个隐蔽处蹲下来,我只感觉要笑,这事情有点扯淡,拿一锅汤勾引文锦,文锦又不是猫。


这么折磨人的条件还等那样久

汤桶动后要再等十分钟生怕文锦没吃饱

实在没别的解释

小张这里的行为画蛇添足到演戏都不知道怎么解释为啥不动的地步

全靠自身气场压制和胖邪两个对他的信任

也要感谢小张日常不解释的哑巴人设


张起灵真的是……小细节好窝心啊

贫贱夫妻才不百事哀(什


我们蹲在那里,一直看着太阳从树线下去,四周的黑暗如鬼魅一样聚拢,什么都没有等到,连汤都凉了。胖子实在忍不住,想问他话,却被他摆手制止住,然后指了指耳朵,让我们注意声响。 

  

我们凝神静气,听着周围的动静,浑身的泥巴又臭又黏糊,弄得我难受得要命。特别是脸上和腰的部分,因为容易干,这些地方的皮都扯了起来,痒得要命,但是又没法去抓,抓了更痒而且干得更快。 

  

就这么咬牙一直等着,一直到天蒙黑只剩下一点天光的时候,我都已经进入到恍惚状态,忽然,身边的人动了。我立即清醒,绷紧了身子,甩了甩头,跟着他们偷偷从石头后面探出头去。在非常暗淡的光线中,就看到一个浑身淤泥的人,从林子里小心翼翼地走了出来,看身材,赫然是一个女人。 

  

“真的是文锦!”我喉咙一紧,心说还真管用。还没来得及细琢磨这来龙去脉,闷油瓶的手已经推在我的肩膀上,把我拉了回来。 

  

我看向他,他对我和胖子做了一个手势,意思是,只要他一动,我们两个立即从营地的两面包抄过去,一定要堵住她。 

  

此时也不知道闷油瓶到底在搞什么鬼,我们点头,耐心地等着,这埋伏的感觉相当刺激,我的心狂跳,一直等到我们听到了那只汤桶的动静。 

  

胖子想出去,但是闷油瓶没动,他不动我们就也没动,等了大概十分钟,闷油瓶闭了闭眼睛,突然一个翻身就从石头后面蹿了出去,几乎就是同时,我们听到一声惊讶的叫声,接着就是转身狂奔的声音。 

  

我和胖子立即撒开腿,从左右两边冲出去,然后绕着营地围了上去,从几个帐篷中间冲过去,三个人同时到位,一下就把她围了起来。 

  

文锦显然惊慌失措,不知所措地在我们三个中间转圈,满脸惊恐。 


背锅侠上线


借着火光,我才清晰地看到文锦的脸,在淤泥中看不到真实的情况,但是我可以肯定,她极其的年轻,简直就是十八九岁的小姑娘,即使是在这种情况下,我还是能知道,这女人极其的清秀,远远超过那张照片。 

  

这几乎是一次超越时空的见面,如果是在正常情况下,我几乎会感觉她是从那张照片里走出来的,然而现在我根本没有闲心雅致来想这些。 

  

文锦显然被我们吓坏了,有点不知所措,一边到处看,想找空隙逃出去。 

  

“不要怕,陈……阿姨。”我想说话来安抚她,但是说了一句,发现实在很难叫得出口。 

  

文锦一下看向我,突然就朝我冲过来,我张开双臂,想一把抱住她,将她制伏。没想到她突然一矮身子,扭住我的手臂,将我整个人扭了过来,我疼得大叫,她一推就把我推得趴到帐篷上,几乎把帐篷压塌,自己狂跑进了浓雾中。


——《蛇沼鬼城 下 第三夜:捕猎》


时候是五月份,季棠棠单件的吊带外头罩了个玫红色长袖衫,下头是牛仔裤,耐克的网眼跑鞋。


走了约莫半条街,街右首边出现了一家旅馆,铆钉的铝皮大门上用蓝色油漆涂了个三角形的标志,里头是一棵小松树和一间矮些的小房子,这是国际青年旅社的通用标志。

季棠棠心中一动,往门里走了两步,探头看看:“青旅?”